國資劃轉社保“提速”,讓“家底”更殷實

2019-07-11 12:37 來源: 鳳凰網·政能亮
【字體: 打印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7月10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聚焦社保問題,會議指出,降低社保費率是減輕企業負擔、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為增強社保基金可持續性,進一步夯實養老社會保障制度基礎,會議決定,今年全面推開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10%國有股權,劃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并作為財務投資者,依照規定享有收益權等權利。

去年,社保負擔問題一度引起社會熱議,對此,總理不僅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表態“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并且隨后又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承諾降低社會保險費率。這個承諾在今年五月得以迅速實現,全國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由20%或者19%,統一下調為16%。

這一輪社保減負,效果極為顯著。僅僅今年上半年,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減少超過1280億元。這大大緩解了人力成本高企之下,企業的經營負擔。此外,社保減負對于擴大投資,穩定就業,吸引創業,以及促進社保制度的良性循環,都功不可沒。

在保持低社保費率的同時,如何保證社保資金可持續性,確保民眾老有所養,同樣是人們所關心的問題。最近,“80后成為無養老金可領的第一代”的消息傳出,人社部專門出面辟謠,這也從側面反映了民眾對于社保支付能力的關切。

應當說,這個問題總體是可控的。按照人社部的最新數據,我國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4.78萬億元,此外全國社保基金還有2萬億元左右的戰略儲備,短期內有比較強的保障能力。

但是從中長期看,社保收支平衡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此前就表示,從2019年一直到2027年我國每一年的養老金收支將是平衡的,但從2028年開始,收支平衡的壓力就有所加大。這就需要我們未雨綢繆,在不加重民眾負擔的前提下,通過各種方式保證社保資金的可持續性,讓社保資金的收支形成良性循環。

應當說,降低社保費率本身,就有利于社保資金的“開源”。因為社保費率愈往下調,企業繳費的合規度就會越高,參保企業和個人的大幅度增加,這將在很大程度上,能夠彌補社保費率降低所造成的虧空。

不過,這么做仍然不夠。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的全面推開國資劃轉社保,則是彌補未來社保資金缺口的重磅舉措。

國有資產,屬于全民的財產,本身就該為全民服務,讓全民受益,許多國有企業,實際上也是依賴政策壁壘維持較高利潤,這些錢沒有理由不讓全民分享。不夸張地說,國有企業經營屬于另一種形式的公共財政,通過國資劃轉,充實社保“家底”,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其實,早在2000年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成立時,它就被賦予“減持或轉持國有股所獲資金”的權力,但由于種種原因,國資劃轉社保的進展一直磕磕絆絆,沒能全面推開。今年6月,審計署公布的報告顯示,2019年3月底,已劃轉23戶央企國有股權1132億元充實社保基金,不到擬劃轉國有股權的10%,地方也僅有4省份啟動劃轉工作。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全面推開”的表態,顯然是要打破部門利益的羈絆,讓這一工作加快“跑起來”。

而要想保障國資劃轉社保的順利推行,最好的辦法應當是公布時間表。分別在國家和地方層面,公布國企劃轉范圍、名錄,以及具體的實施計劃。通過明確的時間表,落實責任到人,倒逼相關部門積極履職,從而打通最后“一公里”。

養老是一種基本國民福利,從全球經驗看,社保支出基本都是國家財政的最大支出,因此,國家對于民眾養老當承擔更大責任。養老資金的多元化也是有效維持社保資金可持續性的重要方式。就以美國為例,美國的養老資金有三大支柱,第一支柱是聯邦退休金制度,由政府主導,強制實施;第二支柱企業年金計劃,是由企業主導、雇主和雇員共同出資;第三支柱是個人退休金計劃,由個人負責、自愿參加。而美國的金融市場也會提供多種金融產品組合,幫助養老資金的保值增值。

中國也存在企業年金制度,但并不是強制實施而是對有條件的單位鼓勵實施,也就是說,目前中國社保資金的來源依然單一,所以通過國資劃轉社保等辦法,多渠道籌措社保資金,探索一個在較低費率的前提下,人人老有所養的社會保障制度,應當成為我們為之努力的方向。(特約評論員 于平)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石璐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